刨冰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刨冰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堕天使俏女优02作者蠍鬼

发布时间:2021-01-21 17:08:56 阅读: 来源:刨冰机厂家

字数:760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堕天使俏女优(第一篇)奴隶的婚约者(二)

前言:其实本作属於单元剧形式,(第一篇)只是第一篇而已,整个故事会很长。

总之,第二章已新鲜出炉,请君阅览。

###################

依然是这座囚室。

空调能保证房间的温暖,即便赤身裸体也不觉得寒冷,只是皮具上的金属仍有些冰凉。她的双手被皮铐绑在身后,另有两条皮带在她的胸前呈X型穿过,将那对并非特别饱满的乳房勒紧。下身的皮质贞操带感觉也并不舒服,因为大部分位置并不透气,只是约束着她可能的手淫行为。

一个夜晚过去了,萝拉是从半梦半醒中睁开眼睛的,走廊里依然空荡荡看不到人,四周的牢门也见不到其他囚犯的身影。

忽然间,她闻到一股肉香,迷迷糊糊地起身看去,原来囚室里的狗盆中被倒了一堆肉糜。

萝拉下意识地皱眉,因为这夥食俨然就是给狗吃的,尽管她现在已经饥肠辘辘,但现在哪是贪口腹之欲的时候?然而环境寂寥,时间漫漫,她的小腹很快便不争气地响了起来。

即便如此,萝拉还是在忍耐着,甚至为了远离香气,还专门把狗盆推到了囚室边缘,而自己躲在另一个墙角中。

不多时,一阵曼妙的步伐声响起,林香织轻哼着歌曲出现了。

「啊啦,青山桑,早上好啊。」

她穿着一系范思哲的名牌连衣裙,身后跟着一名保镖似的黑衣人,高傲地俯瞰着墙角中的萝拉:「昨晚睡得好吗?哦呀,不好意思,我忘了你没有枕头了…

…呐,黑木君,你们也不希望她落枕吧,要不要给点……「

「只要她按时把狗盆里的肉吃光,自然就有枕头了。」

林香织哈哈大笑起来,定睛一看,那喷香的狗盆很有深度,翻过来放着,的确能当作枕头:「天呐黑木君,原来你这么有幽默感啊,真想不到真想不到……

呐,青山桑,听到了吗?「

萝拉默然垂首,跪坐在角落中,她的双手被束於背后,并因不情愿目视林香织而瞥着头。

黑衣人打开了牢门的锁,走进去一把抓住萝拉的头发,将她拽了起来:「告诉你!在我们这里,你就是想绝食都不可能!赶紧给我吃!」

说着,他按着萝拉的脑袋,向装满肉糜的狗盆压了下去!一系列猛力的动作接二连三,萝拉自然发出了呻吟,纤细的腰肢被迫弯下,嘴唇也贴上了喷香的肉食,粘上了些许肥油。

但一时间,滚滚烤牛肉的香气扑鼻而来,根本无需他人二话,萝拉的肚子便自行咕咕叫了起来,顿时引得林香织又一阵哈哈大笑。

萝拉自然羞愤难当,但她到底还是把那盆肉吃了不少,被黑衣男子老老实实地按着,腰肢弯得几乎要与大腿齐平,嘴唇直接贴上肉食,只一张嘴就不得不咬下些许。

但黑衣男都没有松手的意思,甚至随着肉食的减少而逐渐下压她的脑袋。

萝拉就连擡头喘息片刻都做不到,只得就这么越来越低地弯着腰部,把脑袋拱到狗盆里。

昨夜未食晚饭,又遭遇三名男子的轮番强奸,面对这一盆肉食,她的确早已饥肠辘辘,胃口更是大开。但随着胃口的逐渐填饱,她的泪水也开始缓缓淌下面颊,甚至混入到了狗盆中,再被自己吞咽了下去。

在这一整个过程里,便听得林香织一直在哪儿笑着。

……

「喂,东西你也都看到了,赶紧给我坐下去!」

囚室的内部,牢门前的地面上,黑衣男收走狗盆,换上一面镜子,上面粘着一只粉色的塑胶阴茎。

「呃……嗯……嗯……呃……嗯……嗯」

被按着脑袋,双手更被绑在后面,萝拉完全没有选择,只得分开双腿,令这根涂抹着润滑液的塑胶阴茎没入她的阴道。

「动起来,听到没有,给老子动起来!」

白皙的背脊和娇俏的圆臀形成完美的花瓶曲线,萝拉奋力挺动着身体,令地上的塑胶阴茎进出紧窄的阴道,而她娇小的秀足也在不断翘起着,不得不以脚前掌着地。

因为就在牢门的一个高度上,同样还固定着一个粉色的塑胶阴茎。她不得不在用嘴含住,反反复复地做出吞吐动作。

她当然无法将整根阴茎含进去,正如她无法让整根阴茎没入阴道。人造品远比大部分的真人器官硕大,她只能含住龟头后三两厘米的深度,不断发出羞耻的水声和呜咽。

下半身亦是如此,阴茎只有龟头和前半部分没入,因为她不得不总翘着脚后跟,但仅仅这种深度,也足以令她紧窄的阴道被充实地填满,全身的敏感带都活奋起来了。

「真是淫荡的样子啊,辉君如果看到了你现在的样子,还会喜欢你吗?」

林香织就蹲在一旁,愉悦地看着萝拉不断下蹲的姿态,和她吞吐塑胶阴茎的模样:「连假的东西都吃得这么欢快,如果换成真的,肯定已经骚得不要不要了吧?」

萝拉发出一道响亮的娇吟,白嫩的面颊粉红发亮,一半是因为被充实的下体,一半是因为无尽的羞怯。

有心想要停下,黑衣男子蹲在后面,不时照着她屁股拍一巴掌,催促她不断挺动身体。

而更令她感到窘迫的是,在被迫吃饱了那盆牛肉肉糜,并灌了不少水后,她浑身的燥热是由内而外的。

「哼哼,我们为了培养你,可是花了很大价钱的。」

中年女子站在一旁,俯瞰着萝拉纤苗玲珑的雪白胴体:「这些肉不但富含大量蛋白质,我们更像里面添加了许多很名贵的中药材,以及各种温性补药。你可是要当一辈子性奴隶的人呢,而且每天都要经受大量的调教,以后每天也都要接客,没有足够的营养怎么行?」

林香织哈哈大笑着,愉悦的表情无论如何都掩盖不住。

而萝拉清秀的面庞上,则不由得落下两道清丽的泪痕,身后男子一声吼,她还不得不继续维持着自渎的行为。

或是那女魔头所言开始成效,早餐的营养化作能量涌遍全身,加之当前的行为本身,她下体的快感一直在缓慢增强着。

没用得着多久,塑胶阴茎原本的润滑液已消耗殆尽,更多属於她的淫液汩汩而出,辅助她的动作更加顺滑了起来!「这个小妞,身材真的不错啊。」

黑衣人是个留着浓密长发的消瘦男子,他笑吟吟看着萝拉花瓶般的背脊曲线,伸手摸向结实的臀瓣。

萝拉发出一声悲哀的呜咽,嘴巴却还被另一根假阴茎堵着,而这会儿,消瘦男子的手掌已在她臀瓣上摸了个遍。

「尤其是这里,啧啧,真是让人忍不住呢。」

男子摸上萝拉的菊花瓣,粉嫩精致,白嫩细腻吗,正因为她腰部来回的挺动,而一点点收缩扩张着。

粗糙的手指刚一碰上去,萝拉顿时又发出一道娇吟,菊花瓣顿时紧张地缩了一下,正巧同时,又一股晶亮的淫液顺着阴唇滴落,恰好溅在了镜面上,凝成一颗水珠。

中年女子俯首道:「萝拉桑,怎么样,是不是感觉身体变得很热很热,下体越来越痒?有这种感觉就对了,快些动起来吧,我们今天还有很长的时间要打发,你现在坐的只是晨间功课罢了……」

噗的一声,萝拉没能含住,不小心让阴茎从口中滑落出来。

被她反复含弄半天,那上面早已占满唾液,亮晶晶充满淫秽的光泽。

「拜托……拜托你们……」

她哀愁地皱着纤细的眉宇:「辉君,辉君,恋人知道我失踪了,肯定会报警的。你们快放开了我吧,我求求……」

「给老子闭嘴!」

啪的一声,黑衣男直接扇了萝拉一记耳光,打得她脑袋狠狠偏向了另一侧:「继续做你的作业,以后每天早上都得做!还有调教项目表,你还想逃,你这辈子都别想再出去了!」

萝拉哭泣起来,泪水流满面庞,哪里还有精神做什么作业了。

尽管又被黑衣男拍了一巴掌屁股,她只是任凭塑胶阴茎几乎全部没入阴道中,分腿蹲在那扇镜子上,低头不停落起了眼泪。

「交给你处理了,这种情况。」

中年女子不以为意,只是厌恶地皱了下眉头:「林桑,请跟我出来一下吧。」

林香织心下一颤,因为「经理」的面色真的非常严肃,她依言与对方走出囚室,并与其相隔了一段距离。

「我们需要让她对外界失去希望。」

中年女子说道:「也就是说,错是在你,林桑。因为你的贸然露面,还有不断宣称要抢占她男友的决定,这女孩的心正乱得很,根本不能全身心投入到调教当中。」

「宫本桑,怎么能说是我抢她的男友呢!?」

林香织註意到经理的用词,嗔怒道:「明明是她抢了我的辉君才对!」

「总之,我们需要了结这个问题。你要知道,情况发展到现在,我们起码不能就这么放她回去。你的那位辉君也是,女朋友突然失踪,他肯定会试图寻找,我们当然会全力提供支持,但究竟该怎么处理,需要你自己做出决定。」

林香织冷静了下来,并皱眉沈思着。

她傲慢地瞥了眼囚室中的萝拉,那骚货一副楚楚动人的贱样,不过是让她重回老本行,却哭哭啼啼成那样。当然,挨了三个耳光,她现在已经老老实实地继续功课了。黑衣男子盯着地上的镜子,直观看着塑胶阴茎如何不断进出她的骚穴,并不时朝她屁股上拍上一巴掌。

「我知道了。」

林香织点了点头,轻轻一笑:「我会处理好的。」

……

空无一人的家中,杨辉再度播出未婚妻的手机,却依然得不到回信。

「混蛋,究竟哪里去了……」

直到现在,杨辉仍旧无法理清思绪。

他昨夜回家时就没再见到萝拉,挂出无数通电话都得不到回音,现在一整天都过去了,偌大的一个东京都,他该到哪里找她去?他反复翻阅着手机通讯录,自己和萝拉的亲友已经被找了个遍,每个人都宣称没有任何消息。

杨辉甚至还被萝拉的父母冤枉,认定是他把萝拉气哭离家出走了,搞得他满心满身都是委屈,只得赔不是。

「小学时的同学也都找过了,她那里的人脉竟然全都不知道,好端端一个,难道还能掉沟里去了?」

杨辉翻动着通讯录,很快便把註意力放到了自己的人脉上。

他是多年前,借着战后机遇无数的背景到日本打拼的,人脉上大多是生意夥伴、公司同事,哪能和萝拉扯上关系。

但既然最优先选项已被排除,他就只能从自己这方再寻找线索了。

时间一点点流逝,不知不觉间,他默然意识到,自己已经盯着某一个名字很久了。

林香织,上一次给她挂电话还是在一年前,且因为是生意上正常的业务往来,才再同她联系的。

当年的分手,背后的原因多种多样,但萝拉的出现的确是最后一根稻草,所以今天这件事,杨辉一直都没把香织列为优先联系人,但现在看来,似乎没有更多选择了。

怀揣着复杂的心情,他拨打了过去。

……

晚餐在六点钟进行,依然是盛满在狗盆中的牛肉糜,由於混入了很多滋阴补肾的中药材,吃起来的味道显得格外古怪。

萝拉由於双手被绑在身后,又完全不肯配合,最后还是由黑衣人强压着弯腰,整个脑袋拱进狗盆方才进食。

牛肉糜半温不凉,油脂很重,中药的气味更是扑鼻,尽管成本很高,但吃起来着实叫人作呕。

萝拉勉强地咀嚼着,泪水流满面颊,因为一天的劳累之后,她发现自己的确胃口大开,哪怕面对这种吃食也难忍饕餮的沖动。

而且她心里更清楚,这群人之所以会给自己高脂牛肉吃,也正是因为体力消耗很大。

吃饱之后,体力恢复了许多,晚间的「功课」接着进行。

没有人在乎她的反抗,只需一连多个耳光抽过去,她不得不配合。

「很好,很好,就这样继续,对……就这样继续。」

粗黑坚挺的肉棒上占满了津液,被文秀的少女呜咽吞吐着,拉开裤链的黑衣男子却未尽情享受着,而是仍旧保持着低沈的嗓音。

「呜噜……呜咕……呜咕……呜呜……」

萝拉愁苦地颦着纤细的柳眉,尽量紧闭着眼睛,不去看近在咫尺的生殖器。

她此时跪坐在一张黑色毛毯上,双手照例被皮铐拴在身后,新的变化则是一条黑皮质地的丁字贞操带,和X型穿过胸膛的束身毛绳,其将自己的胸部勒紧,并在背后的搭扣上汇合。

「对对……就是这样……含得再深一些,知道什么叫深喉吗?把老子的阴茎全吞进去!」

另一名黑衬衫男子在身后抓着萝拉双肩,稍有不配合,便推着她的身体朝前倾。

片刻之后,黑衣男子开始主动抽送,衬衫男子紧抓着萝拉的脑袋,令她纹丝不动。

黑衣男子渐渐加快了速度,只插得萝拉脑袋轻微晃动,口中呜咽声源源不绝,并一次比一次深深地贯入口中,即便并非深厚也相去不远。

「啊……射……射了!」

男子一阵激烈抖动后,将精液直接射入萝拉的口中。

萝拉顿时发出一阵痛苦的微吟,当男子刚将阴茎抽出,她便猛地咳嗽起来,口中一片白浊顿时顺着下巴淌下。

「不去吐出去!」

衬衫男子喝道,抓着萝拉的头发,将她的脑袋昂立起来。

萝拉被迫昂头,眉宇颦皱,满口未吐出的白浊精液无处可去,令她只得乖乖闭嘴。

这一次射精剂量不菲,外溢的精液顺着下巴缓缓淌下,萝拉喉头蠕动,紧抿着嘴唇,伴随着阵阵痛苦的呜咽声,委屈地将口中那部分强行吞下。

「很好,就是这样,以后所有射到你嘴里的精液,除非得到命令,不然都要吃下,听到没有!?」

萝拉固然无声无息,但周边却响起了哄然大笑,更有一道放浪的女声响起:「而且还要说,多谢款待!哈哈哈哈哈~」

林香织就站在女经理的旁边,同样笑吟吟地看着萝拉,但正当她想说些什么时,手机突然响起来了。

她不满地啧了一声,刚取出它想要挂断,却顿时楞住了。

下一刻,她全然无暇理会任何人,飞快地远离这片淩辱的土地,迅速走入一片僻静的牢房区。

稍远的位置上,男子的呼喝声隐约难查,她这才松下一口气,然后又提起一份心思,小心翼翼地接通手机。

「喂……辉君?」

挂来电话的正是杨辉,他此时坐在家里客厅沙发上,长叹道:「香织,好久没有联络了,我知道这很突兀,也很不合适,但我现在的确有一件要事需要询问你。香织,萝拉不见了,你有她的线索吗?」

林香织的心像被人攥住了似的。

她冷漠地朝远方瞥去,男人的淫笑声,然后是萝拉的哭叫,和一阵阵肉体拍打的声音,他们正在轮奸她——辉君的电话来的真是时候。

不过现在,还不是让他和青山萝拉通过的时候,那要再等一等。

「你是说青山桑……不见了?」

林香织的声音,时隔年许,依然是那种多情和妩媚。

杨辉听在耳边,落在心头,也不知究竟该是什么滋味好。

「我昨晚回家时就没有看到她,直到半夜都没有回来,到现在已经一整天了。香织,我知道这个请求对你很不公平,但萝拉……如果你有任何线索,一定要立刻告诉我,好吗?」

林香织轻轻靠上后方的水泥墙壁,远方的那一片空地处,男子的奸淫显然还没有结束。

她侧耳倾听,青山萝拉的哭喊逐渐变成娇吟,看来今天这三顿饭的确没有白吃,她浑身都在往外冒骚气。

「那是当然的,怎么能不帮忙呢。当初你们宣布交往时,我可是送过祝福的。」

她深吸一口气,脸上露出精美的笑容:「不过光在电话里也帮不了多少,要不这样,我明天向父亲请个假,然后到你家里坐一下吧。就算你们已经同居了,女孩子的一些零碎细节,恐怕你也发现不了。」

杨辉坐在客厅里,迟疑地望卧室望去,自然觉得这有些不妥。

「香织……」

「这可是大事啊,辉君。」

那片娇吟声有些过於响亮了,林香织走得更远了点:「青山桑可不是那种会闹无故失踪的女孩,我相信她肯定会有自己的原因,或者真是遇到了什么。但不管是哪种,你都肯定需要有人在身边支持。明天上午九点钟,我准时到你家去,怎么样?」

杨辉自然仍觉不妥。

不论什么理由,女友刚刚无故离家,且不过区区两天,前女友便踏进家门,於情於理都显得很不应当。

但香织有一句话说得在理,若让他从萝拉那些繁杂的日常用品中,分析出她当前可能的行踪,杨辉自认是没那本事的。

电话就此挂断。

「啊……求求你们……不要再这样了……啊不要……啊不要……哦嗯……哦哦……」

后入式的体位,娇小纤细的少女趴伏在黑色毛毯上,被迫前后耸动稚嫩的娇躯。

一个男子正位於她身后,双手稳稳抱着她平坦紧致的小腹,令硕大的阴茎尽情贯入她的嫩穴里。

第二个男子位於前方,同样挺着根粗硬滚烫的阴茎,抓着萝拉的脑袋,叫她深深含住并不断抽插。

没有女人会因为嘴里含着阴茎而兴奋,除非是那类变态的癡女。萝拉的小嘴被塞满着,被那根腥臭的肉虫不停侵犯着,根本不会为此感到舒爽。

硕大的龟头还不断朝她的喉咙内刺去,总尝试着要进行深喉式口交,并多次取得成功。萝拉已经多次几欲作呕,唾液和喉管部位的黏液反刍,随着阴茎的抽出插入,早已粘得他满嘴一片狼藉。

但同时,下体的性交又在为她带来快感。体内升腾的灼热充斥着全身,通体白嫩的肌肤尽皆一片红嫩,面颊更日灼般的赤红。

这已经是今夜第二轮了,涌不完的淫液仍在汩汩不休,她强忍羞意,才能坚持着发出零星的口头反抗,却也难免有气无力。

空虚的阴道仿佛吞天巨兽,而那根不停贯入的火热铁棒,恰好正是补天之石!这正是林香织返回时看到的一幕。

「哦……太爽了……太爽了……小妞的屄简直要烫死我了……哦……她的身子可真滑溜……」

男子在萝拉的胴体上下其手着,来回抚摸她光滑的背脊和小腹,轻柔那对饱满的乳房,并不时揉捏翘臀,玩得不亦乐乎。

交合部位不停滴落粘液,早已浸得地毯湿了一片,黑衣男子垂着裤子,卵蛋摇曳飞舞,粗黑的阴茎掀起着两片白嫩的阴唇,忽然间猛地一顿!「啊……啊啊啊……射了!」

一阵战栗中,男子咬牙挺腹,阴茎狠狠贯入萝拉体内,狠狠地射出一股滚烫的精液。

遭到粘稠的液体浇灌,萝拉也同样发出道娇柔的高声呻吟,稚嫩的身躯一阵颤抖,眼神迷茫失神,连连娇喘起来。

射精完毕后,男子起身并拍了萝拉屁股一巴掌。

萝拉的身体瘫软在地上,如粉白的水晶般稚嫩娇人,一双玉足勾紧的脚趾仍未缩回,下体的阴唇瓣微张微合,隐约可见里面的嫩粉和一抹浓浊的白光。

周围的男女都在轻笑,男子绕到萝拉面前,命她用嘴给射精后的肉棒做清洁。

龟头抵到嘴前,又被轻轻拍了脸蛋一巴掌,萝拉紧皱着黛眉,不得不张开嘴巴。

「妈的,老子叫你主动给我含!」

男子骂骂咧咧着,这次使劲扇了萝拉一巴掌,她受痛之后,便赶紧撑着胳膊起身,依然紧皱着一双楚楚可怜的黛眉,将水光莹莹的肉棒吞到口中。

女经理矗立在一旁,优雅满足地说道:「很好,今天第一天调教,进展开始很不错的。然后从明天起,我们要就正式执行课程表了……林桑,你还要总到这里参观吗?」

「那是当然了~」

林香织轻笑着走上前来,身着一套妖娆的淑女服饰,长发带着微波卷,一举一动都显得妩媚万千:「我可是要亲眼看着,把辉君勾走了的小骚货,是怎么一步一步被调教成肉便器的呢。」

说着,她走到了青山萝拉的身前,擡起一支高跟美足,踏上她柔软细腻的乳房:「放心吧,小母狗,你会找到一个属於自己的新归宿。然后在你每天,每天服侍这些男人时,我和辉君……啊,对了。」

她量出手机,笑盈盈地说道:「明天找个时间,我会让辉君把电话挂过来的,你的无故失踪肯定得有个交代。至於该怎么告诉他嘛……」

萝拉躺在地上,目光愤恨地瞪着林香织,乳房遭到践踏却仍一声不吭。

但到此时,她愤恨的表情间顿时闪过一丝恐慌:「你这个无耻的女人,你一定会遭到报应……啊!!」

林香织冷着脸色,右脚高跟在萝拉的乳房上狠狠一旋,顿时叫她半颗乳房都变形了:「还不知道管住自己嘴巴!不过没关系,这儿的人会教你怎么当一个合格的奴隶的。首先就是明天的任务,到时候该对辉君说什么,你现在给我听好了!」

萝拉躺在地上,尚未从之前的轮奸中回过神来,嘴角和下体也都是一片狼狈。

此刻乳房再遭到痛击,更听到这样一番话,她终於忍不住哭泣起来,侧脸枕在黑色厚毛毯上,泪水布满了面庞。

这样的日子,该如何迎来终结?

(持续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万象物语手游

一零计划破解版游戏

西游三界挂机破解版

放置联盟安卓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