刨冰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刨冰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用市场驱除矿难死神最佳手法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8:14:57 阅读: 来源:刨冰机厂家

用市场驱除矿难死神最佳手法

一、以市场逻辑驱赶煤矿瓦斯死神

“我们一定要重视抓好安全生产,不能再让这样的悲剧发生。要对矿工负责,对人民负责,对后代负责”,2004年11月,温家宝总理在视察陈家山煤矿的时候,不禁潸然泪下。

但是煤矿的瓦斯继续爆炸着。2005年2月14日,辽宁孙家湾,214名矿工全部遇难;3月19日, 山西朔州,69名矿工全部遇难。

2004年中国矿难死亡人数已逾6000余人。一名记者曾问24岁的大平煤矿矿工李平什么是幸福,他想了想,很认真地说,幸福就是工作快要结束,马上要出井的时候。

事后的谴责、哀伤与惩罚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如何让矿工远离瓦斯?这才是眼下我们要做的最有意义的事情。

我们没有意外地看到,政府开始又一次的大规模严格整顿煤矿生产企业。但问题是,中国的高瓦斯矿井占到48%,是世界上煤矿瓦斯最严重的国家,防不胜防,且不说巨大的政府管理成本,从长期来看,是否具有实际效果值得怀疑,以往的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当然我们更不能指望那些矿主们能够有良好的道德自觉,在这方面,再严厉的惩罚机制恐怕也难以奏效,资本的利润冲动往往是非常疯狂的。

事实上,瓦斯不仅仅是可怕的矿井杀手,还是一种非常洁净的能源,潜含有可观的利润,中国工程院的专家积极主张瓦斯发电,30%含量的1立方米瓦斯就可以发出1千瓦时电。

既然利欲熏心的矿主因利而无法无天,那么对他们最有效的策略也应该是以利导之。如果矿主们觉得抽出瓦斯有利可图的话,他们就会顺带地将死神从矿工身边带走。

目前美国的年抽出瓦斯量已超过400亿立方米,成为一个重要的能源开发产业。山西晋煤集团利用瓦斯除解决了集团内部用气问题外,还在打算向附近的晋城、长治、运城等城市管网供气,向附近的一家大型电厂供气以替代柴油。

这也许是治理瓦斯最有实际效率的办法。

需要指出的是,瓦斯利用并不是个技术问题,因为目前从技术方面看,做到这些已经并非难事,最关键之处在于体制与政策。比如瓦斯发电最大障碍是陈旧的电力体制与政府的政策扶助。

不能指望那些矿主们能够有良好的道德自制力,政府的监管能否长久有效也值得怀疑,但如果矿主们觉得瓦斯有利可图的话,他们就会顺带地将死神从矿工身边赶走。

3月19日, 山西朔州发生特大瓦斯爆炸,69名矿工全部遇难。

在此之前不久的2月14日,西方的情人节,当天15时03分,辽宁阜新矿业集团公司孙家湾煤矿发生特大瓦斯事故,214名矿工随着震波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最近一个多月以来,中国相继发生了5起一次死亡10人以上的瓦斯爆炸事故。 密集的瓦斯爆炸高峰期自去年就开始了。2004年11月,陕西陈家山煤矿发生特大瓦斯爆炸事故,166名矿工遇难 。2004年10月河南大平煤矿发生瓦特大斯爆炸事故,147名矿工遇难。还有2004年6月河北邯郸鸿达煤矿斯爆炸,2004年2月山西灵石煤矿发生爆炸。

3月22日,“全国煤炭瓦斯治理工作电视电话会”召开。中国国家安全生产监管总局局长李毅中表示,“瓦斯不治,矿无宁日”。

事实上,瓦斯不仅仅是可怕的矿井杀手,还是一种非常洁净的能源,中国工程院专家提出,可以利用瓦斯发电。

2005年元旦期间,中国工程院张铁岗院士随温家宝总理看望“11•28”陈家山煤矿瓦斯爆炸的遇难职工的家属。张铁岗说,“温总理说,瓦斯一定要想办法,这是个不安全的隐患,但是又是一个资源。它是灾害,同时又是资源,是不可再生的资源,一定想法把它抽出来!”

瓦斯发电并不是一个单方面的技术问题。以目前的政府治理能力,从长远看,防止瓦斯爆炸不仅成本巨大,效果也值得怀疑。非法经营的黑心矿主之所以铤而走险,导致瓦斯爆炸事故频频发生,离不开一个利字。如果能利用瓦斯实现经济利益,则是最有效的治理途径。从这点来说,瓦斯发电的意义就不是简单的一项技术革新。

另一方面,实现瓦斯发电的最大障碍可能并不是技术问题,而是中国陈旧的电力体制。

二、高层认同

在目前我国的重点煤矿的576处矿井中,高瓦斯矿井有277处,占到48%,是世界上煤矿瓦斯最严重的国家。

但瓦斯本身并不是罪恶,“瓦斯是一种非常洁净的能源,只要抽放出来就能够很好地利用!”中科院院士杨起教授告诉《经济》。

瓦斯是吸附在煤层中的一种非常规天然气,又称为煤层气,其主要成分和天然气一样,均为甲烷CH4,是一种非常洁净、高效、优质、安全的能源。

2004年5月,中国工程院对我国的燃气能源状况以及利用方式开展了咨询和调研。根据2004年年底最终形成的“发展燃气机充分利用我国燃气能源的研究”的报告显示,瓦斯的热值为35800KJ/m3,按照热值每1立方米纯煤层气相当于1.22公斤标煤。

在2005年1月22日,国家发改委组织的“可燃气体回收利用潜力与技术应用情况报告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周世宁认为,煤层气实际上是一种热值高、无污染的新能源,可用于发电燃料、工业燃料、化工原料和居民生活燃料。同时,对煤层气的回收利用有助于保护环境。

《京都议定书》生效以后,已批准《京都议定书》的国家都要完成他们的减排承诺。采煤产生的甲烷在世界温室气体排放物中占据首位,甲烷的温室气体效应是二氧化碳的温室气体效应的24.5倍。如果不有效利用,中国政府承担的压力将很大。

据中国工程院院士张铁岗的介绍,温家宝总理也是非常关心瓦斯利用的问题。2005年1月2日下午,温家宝总理在看望“11•28”陈家山煤矿瓦斯爆炸后回京的专机上,特地邀请周世宁和张铁岗两位瓦斯治理问题专家到总理座舱谈话,“和总理做了三四十分钟的谈话,一直谈到飞机准备下降了,总理很高兴,意犹未尽。”

在这次谈话后,国家发改委主任马凯让两位院士将我国燃气能源的研究调查报告直接送交发改委。瓦斯的抽放、利用已经开始由专家论证逐渐向高层的认知转变。

据了解,我国在抽放瓦斯上,和其他国家如美国,澳大利亚,还差距比较大,虽然抽放的手段、方式、技术都有,就是抽放量还不够,再一个就是抽放了以后利用的很少,还不到一半,大部分排空。 瓦斯发电

瓦斯具有清洁能源的性质,但是究竟如何利用,依然没有被更积极的措施所采纳。“可以利用瓦斯发电!”中科院院士杨起建议,“煤层气是高效的洁净能源,它是生于煤层又储存于煤层,就像荷花出于淤泥而不染,煤炭里面储存的煤层气是发热量高的能源,就是荷花。”

在西方,一些国家煤层气的开发已经成为一种产业开始运行。据杨起介绍,美国于上个世纪70年代就开始煤层气的开发与利用,目前美国已经处于煤层气开发的领先水平。后来,英国、波兰等20多个国家也开始搞煤层气的开发。

2005年2月9日,俄罗斯库兹巴斯煤田的一座煤矿瓦斯爆炸,造成22人死亡,当时俄矿工协会立即向俄总统普京、总理弗拉德科夫以及国家杜马发表题为《采煤业安全技术状况》的公开信,信中矿工协会认为甲烷是珍贵的生态清洁型能源,政府应该采取措施,刺激煤矿企业在对煤矿做消除毒气处理时将甲烷分离出来并加以回收利用。

“虽然在我们煤层气开发是80年代开始搞,也请了美国专家,但是因为地质情况的不同,开发还是比较很难,到目前为止,依然没有形成商业性的规模开发。”杨起说。

据介绍,1996年经国务院批准,原煤炭部、原地矿部、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联合组建“中联煤层气有限责任公司”,开发煤层气资源。但是目前状况并不太好。

根据中国工程院“发展燃气机充分利用我国燃气能源的研究”项目组的研究,我国每年采煤排放的煤层气在130亿立方米以上,2002年全国瓦斯抽放量为11.46亿立方米,但是利用率不足50%,其余近6亿立方米因为没有合理的利用方式也排入了大气。

张铁岗说,其实瓦斯发电的效益相当显著,在胜利油田胜利动力机械有限公司的试验显示,如果是1立方米含量100%的瓦斯,可以发出3.2至3.3千瓦时电,如果是30%含量的1立方米瓦斯可以发出1千瓦时电。

参加课题组的各位院士算了一笔账:若按平均抽放率25%计算,则每年的抽放量可以达到35亿立方米左右,除去现已利用部分,每年仍有30亿立方米左右的剩余量,加上地面钻井开采的煤层气50亿立方米,可利用的总量应可达到80亿立方米,这折算成标准煤近1000万吨,如果用于就近发电,每年可发电近300亿千瓦时。

在2004年底的第四届国际煤层气论坛上,英国环保工程公司中国主管舒尔茨认为,中国煤层气的利用将会带来20亿欧元的巨大市场。

2004年3月中旬,国家发改委、国家煤炭工业局向国务院有关领导提交了《关于我国煤层气资源开发利用情况的调查与发展建议》、《关于加快我国煤层气产业发展的建议》两份报告。

三、困局

虽然说从高层到地方已经开始认识到瓦斯抽放,发电是一种两全其美的方式,但是实际操作中存在许多困局。

煤炭信息研究院副院长黄盛初告诉《经济》,目前瓦斯利用,尤其是瓦斯发电,推行速度比较慢,主要问题是效益不理想。 <

美女图片网址

美女图片大胸

性感女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