刨冰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刨冰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人民网专访红杉资本周逵创业者背后的创业者

发布时间:2020-03-11 11:59:34 阅读: 来源:刨冰机厂家

人民网专访红杉资本周逵:创业者背后的创业者转载创业邦导语: ——访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合伙人周逵 「编者按」红杉资本是风险投资界的一个传奇,它在一大批明星企业创立之初就给予了他们宝贵的资金和管理方面的支持,它的名字与苹果、思科

——访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合伙人周逵

「编者按」

红杉资本是风险投资界的一个传奇,它在一大批明星企业创立之初就给予了他们宝贵的资金和管理方面的支持,它的名字与苹果、思科、甲骨文、雅虎、谷歌紧紧联系在一起。它称自己是创业者背后的创业者。

他,大学毕业后从一个山区化工冶炼公司的技术员做起,现在成为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的合伙人。沈南鹏对他的评价是:虽然异常低调,但是在红杉中国内部起着相当关键的黏合作用。

他就是周逵。

创业者背后的创业者:站在一起,……,站在背后

「记者」:红杉资本一直把创业者背后的创业者这句话作为追求的目标,那么应该如何理解这句话?

「周逵」:关于应该怎样理解我们是创业者,我想主要有以下两点:

第一点是红杉的网站及所有宣传材料上都有这句话:创业者背后的创业者,你看我们喝水用的杯子上面也有,这句话可以说是对我们公司做事情方式的最贴切的表达。

那么为什么我们把这句话作为标识呢?我想这可以从风险投资公司的两层含义找到答案。第一:它是一个钱袋子。第二:它是一种把优秀资源:把钱和最优秀的创业者和最有前景的事业来组合在一起的创新机制。我们公司有这样一批人,他们在一些产业上面跟踪了很长时间,天天在琢磨有哪些机会,也天天在跟创业者交流,他们吃过无数的亏,知道公司在哪个发展阶段上最容易碰到什么问题。这些资源也是一个创业公司或处于成长阶段的公司最稀缺的,既:资金和伙伴。

红杉资本虽然在美国有30多年的历史,但它还是个创业者。在每个项目里面自己既是个创业者,又是其他创业者的伙伴,而不是他的上司。至于说到我们的团队,因为我们是投资公司,要追求收益,所以就不能养尊处优。红杉资本不是一种由富豪组成的公司,在来红杉之前,我们的合伙人大都是平民,甚至很多人都不是正宗的美国人。我们投资的公司有很多也是平民创办的公司,我们把这叫平民创业。我们一点都没有因为这一点而给他们减分,相反,我们更愿意去帮助这些人,因为他们有创业的渴望(Hungry),追求长远的成就。

在选择项目和创业者这个问题上,红杉资本具有长远价值的眼光,这也是红杉资本之所以能够30多年保持创新、并且能够走在最前沿的一个原因,其实红杉资本最能体现创业者的文化。

第二点是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在中国创建的时间还不到四年,对一个投资公司来说,需要时间去积累与磨合。大家在一起就是一个团队,是合作的关系。也就是说,不是一个人把事情做对了还是做错了,而是事关整个组织的事情。对产业认识来说,我们有国际视野和本土团队,但把握中国市场风险和机遇,我们中国这个团队还处于一个成长过程中。在这个行业中,要让大家真正认同是需要很长时间的,不是因为我们的牌子大别人就认同你。所以我们在不断创新、创业。

「记者」:应该怎么把握创业者背后的创业者和创业者之间的分寸?

「周逵」:迈克尔。莫瑞茨说的较贴切,在创业者遇到危机的时候,我们是他的伙伴,跟他站在一起;当他很成功的时候,我们站在他后面。在他们发展的过程中,绝大多数人可能不知道是红杉投的这些公司,只是到了后来他们成功了才知道是红杉投的。我们根据创业者不同阶段的需要,是要做一些自我调整的,但归根结蒂还是那句话:创业者背后的创业者。

「记者」:请介绍一下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的一些基本情况

「周逵」:我们现在管理着四期基金。四期基金加起来有大概十亿美金和十亿人民币,美金的投资期限是10年,而人民币是7年,到目前为止,已经投资了将近60个项目。

「记者」:投了这么多项目,有没有一种兴奋的感觉?

「周逵」:对一个投资公司来讲投出去可以说是一个痛苦的开始。其实投出去以后,心情会越来越沉重,一点也没有说越来越兴奋。

这个公司可能后面发展得很好,果真和你预期的一样,一个美好的故事(Story)快实现了,或者这个公司要上市了,说实话,这个时候是比较兴奋的。但是,刚开始投的时候,多投一个就会更沉重一点。你自己会感到压力的,确实是这样。你要花更多的时间在你投资的项目上面,因为你的钱原来在自己兜里面,现在投出去了。

「记者」:钱投出去之后感到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周逵」:对!这不只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创业者负责,因为他们创业者也是很不容易的。

既然钱投出去了,就想要获得很好的回报。因为我刚才说过,投资机构是讲究回报的。所以当投资了一个项目的时候,就得时刻想着如何跟进,从这点来说,可以说增加了工作的负担,当然这也是磨练自己的机会。

「记者」:但是当您发现一个好项目,并且做成交易的时候,是不是也会有一种非常激动的感觉?

「周逵」:对,很激动!因为每次你决定投资一定是被它打动了。而且做投资这种激情要持续,没有激情对新的东西就麻木了。投资新的东西是很累的,你得去学习,改变你的习惯,你的组织里也很难对新的事情达成共识。

虽然投资新的东西需要团队有热情,但投资之后,你慢慢会发现,对于绝大部分项目来说,说的比做的要好得多得多。所以当你做最后决定的时候要冷静。

「记者」:当您回过头来看的时候,最成功的一些投资项目是不是在初次看到的时候感觉都非常地好,直觉到它是好的项目;还是说刚开始并没有感觉非常好,但是到后来逐渐逐渐发现很好。您认为在这两种情况中哪种情况更多一些?

「周逵」:开始觉得不好就不会投了,投的都是觉得很好的,但除了好坏之外,还要有一个程度的判断。100分的项目是找不到的。

风险投资不是去追逐风险,而是要努力去识别风险。每件事情的发展都有变数。尤其是那些早期的公司,从一个梦想开始,到最后它在产业里变成了一个龙头公司,这里面变数太大了。这也可以说是一个客观规律,我们要尊重这个客观规律。它就是变数很大,你今天看着一个项目非常好,就该它成功,但是很多时候确实有一个运气问题。一项投资能取得成功,运气也很重要。

「记者」:请介绍一下红杉资本对投资期限和投资回报率的预期

「周逵」:关于投资回报率我们有自己的预期,而且每个项目不一样,红杉内部有一个基本的要求。不过,最好实现了之后再说。

关于投资期限,我们是一个组合管理。对于一些规模已经比较大的公司,我们预期投资期限短一点,比如在两年内希望它能上市,三四年就退出。但对于一些早期公司,我不是没有预期,而是这个预期太没谱了。

有一些早期的项目,我认为它很有价值,尽管退出时间很难把握。但有价值的项目我们就有可能去投,因为有价值后面会(在价格上)体现出来。先把事情做起来,如果事情真做好了,后面有上市的通道,也可能有人会来买你。但是在早期的时候这些都很难预测。

如果到基金的周期快要结束的时候,还有项目没有退出的话,那个时候会很被动的。所以大部分基金会在前几年完成大部分的投资,当然,没有机会的时候也不能乱投。在基金的周期结束之前要提前做好退出的安排。

总体上,我认为我们基金的周期(十年)为所投的公司预留了成长所需的足够的时间。除非是你(在做决策时)判断错了。用不了十年,很多公司就能看得很清楚了。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阅读全文BANGCAMP创业邦成长营,创业邦旗下孵化计划。第四期全新升级,60个名额正式开启招募!现在报名,将有机会获得资机构对接、创业导师面对面指导、2016创新中国春季峰会展示、创业邦媒体矩阵深度传播!创新原力,伴你前行!

即刻报名第四期!

实质性程序

养老保险缴费基数

存货计价方法

相关阅读